东方网理财 >> 正文

“风暴”来袭,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大限将至

2017/9/20 7:20:00   来源: 法治周末

    资料图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罗聪冉

    “从9月初32500元的历史高位,到9月4日最低跌至26000元,再到9月14日暴跌至17000元……”继ICO交易平台被全面叫停之后,比特币交易价格持续跳水,让比特币投资人秦浩(化名)看得心惊肉跳。

    最近,让币圈又倍感风声鹤唳的是,9月15日,一张《北京地区虚拟货币交易场所清理整治工作要求》(以下简称《整治要求》)的文件截图在网上流传,上面写着“要求各交易场所最晚应于9月15日24点前发布公告,明确停止所有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零壹财经报道称,已向接近监管层人士确认该文件属实。

    从ICO项目众筹平台到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从各种“创新币”到比特币等主流币种……眼前的形势,让秦浩意识到要尽快处理掉自己持有的这两枚比特币。

    不过,这两枚比特币因在8月参与某项目ICO,现还未清退回来。想到这里,秦浩又开始催促这个ICO项目主体的退币进度,“一定要在交易所关停之前,将自己持有的比特币处理掉,不然不仅是资产缩水的问题,一旦无法交易的话,那可就要砸到手里了”。

    交易所清退风暴来临

    监管的加码并非无迹可循。9月8日,第三方交易平台国交网发布公告,宣布根据9月5日和9月8日北京市金融工作会议的精神和要求,自当日17点30分开始暂停所有币种的交易。

    紧接着,9月14日,“比特币中国”交易平台对外宣布将于9月30日停止所有交易业务。9月15日晚间,国内另外两大比特币交易平台OKCoin币行、火币网先后发布公告,将于10月31日前,依次逐步停止所有数字资产兑人民币的交易业务。9月16日午间,火币网、OKCoin币行就前一天发布的公告作出了修订,表示下一步将停止所有关于虚拟货币的交易业务。

    记者注意到,9月15日,落款为北京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整治要求》在网上传出,该文件明确,各交易场所应于9月20日18点前制定无风险清理清退方案;最晚应于9月15日24点前发布公告,明确停止所有虚拟货币交易的最终时间,并宣布立即停止新用户注册。

    实际上,9月13日晚间,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风险提示称,各类所谓“币”的交易平台在我国并无合法设立的依据;呼吁各会员单位不参与任何与所谓“虚拟货币”相关的集中交易或为此类交易提供服务,主动抵制任何违法违规的金融活动。

    记者了解到,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对比特币等所谓的虚拟货币的风险提示之后,上海和北京两地的金融主管部门分别约谈辖区内多家比特币交易平台,要求限期关闭。

    “虽然我们尚未见到政府有关叫停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公开文件,但从上述背景可知,比特币交易平台停止虚拟货币交易是在执行有关监管要求。”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此举意味着在平台上开展币和币交易,或是提供信息撮合式的个人对个人之间的虚拟货币交易业务,也将被全面叫停,比特币在国内的场内交易渠道几乎全被封死。

    场外交易风险大

    秦浩介绍,目前交易所尚未全部停止交易,可能刺激了市场短线抄底心理,一些海外炒币招募的消息,开始在一些炒币交流群里出现;也有一些人在低价收币,然后再转手卖给海外市场的客户。

    据了解,海外炒币行为俗称“搬砖”,是指在价位较低的国内平台购买比特币,然后到国外价位较高的平台卖出,从中赚取差价,一般能达到三千元到五千左右,然后提取现金到国外银行账户。

    不过,业内人士指出,“搬砖”不仅是个技术活,还有较高的门槛。首先,为了反洗钱和反对恐怖主义融资,境外比特币交易所的KYC(全称“know your customer”)步骤做的比较好,比如,香港交易所会要求用户居住在香港,需要提供相关证明;其次,在出现套利机会的当口,需要大量流动资金,这对投资者的财务要求也比较高。

    鉴于“搬砖”的门槛很难企及,很多炒币散户开始转向场外交易谋求退出渠道。在QQ搜索“场外交易”,可以看到几十个比特币场外交易群。“尽量当面交易或小额多次交易,不要贪小便宜,一旦被骗,后悔晚矣。”一位有场外交易经验的投资人告诫记者。

    有观点指出,场外交易风险极大,买者自负,只要比特币脱离了场内交易市场,再希望通过实名制追溯到它后续交易的各个环节,难度极高。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教授邓建鹏预计,由于交易与投资需求仍然存在,在停掉交易场之后的两三个月后,场外交易可能会盛行起来;场外交易不同于场内交易,其中的风险更难预测和监管,监管部门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使用更高的技术手段,来侦查是否有利用比特币从事洗钱、向境外转移资产等违规交易,增加了监管成本。

    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则认为,场外交易不会有规模效应,再加上国家的系列监管举措,已经让广大投资者对虚拟货币的风险有了一定的认知,因此不会造成大的社会危害。

    未来何去何从

    无论是交易所的取缔还是向投资者提示风险,都再次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监管放到聚光灯下。而比特币从2009年面世,用1万个比特币才能买两个披萨,到2017年已升值到每枚比特币能买数百个披萨。

    自媒体人、区块链投资人陈九介绍,比特币在2013年开始在中国热起来,由先前的不足200元最高升至了8000元以上,就曾引起监管层的注意。

    2013年12月,央行等五部委发布了《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认为比特币是一种特定的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

    受该政策影响,比特币应声暴跌,从8000元跌到2500元左右,甚至在2015年后跌到900多元,“很多矿场从内蒙转到四川等用电便宜的地方进行挖矿。随着2016年区块链概念在中国火爆,ICO融资开始在国内盛行,带动了比特币的暴涨,今年不到半年的时间,比特币的价格就从1万涨到了3万元。直到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风险的通知,比特币跌幅超过10%,其他数字货币也出现全线下跌。”陈九说。

    “比特币在中国曾经被认为是一种虚拟商品或数字资产,但并不是一种国家认可的货币,它的价值也并不稳定,无法充当货币,所以比特币只是一种被称之为‘币’的数字产品。”黄震谈道。

    黄震指出,比特币自诞生之日起就面临的比较大的风险,突出表现在:第一,比特币与国家现行法律可能相冲突,甚至还可能会被一些国家判定为非法,或涉嫌非法金融活动来取缔;第二,比特币的底层构架和交易平台的技术不稳定性,虽然有人声称比特币的区块链具有健壮性,但比特币现金的分叉还是让很多人震惊,特别是曾经在丝绸之路交易网站出现了比特币失窃事件等;第三,比特币成为所谓支付工具,涉嫌被利用进行洗钱、走私、贩毒、非法集资等,这些风险与比特币的加密性、匿名性有关。

    “目前比特币在交易过程中,与ICO等非法融资活动关联在一起,这些非法融资活动在我国已经被取缔、被叫停,比特币交易平台停止业务,比特币的风险就进一步扩大。”黄震表示,面对目前强监管态势,比特币的投资者应该意识到最新的政策、法律可能会对投资产生巨大的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指出,应区分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与区块链技术。关停虚拟货币交易所、禁止比特币平台交易,与当前大力发展区块链并不冲突;只有驱逐假借区块链之名,利用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等工具进行的传销、非法集资等金融犯罪,才能为区块链应用的落地发展创造一个健康良好的金融科技生态环境。

    据了解,世界各国对比特币的态度目前不尽一致。以日本、新加坡、英国、澳大利亚为代表,对比特币的态度较为宽松;美国各州态度不同,总体采取牌照化的监管模式。

    “从监管潮流来看,我国跟国际的趋势有所差异,我认为,比较理性的方法是,不是全部关掉交易所,而是抬高交易机构的入场门槛、设定严格的要求,将所有数据处在监管之下,这样也有助于为区块链和虚拟货币的发展创造好的环境。”邓建鹏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