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网理财 >> 正文

告别“虚胖”回归本源信托业创新转型“去伪存真”

2018/7/27 7:29:00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在金融严监管、资管新规出台的背景下,信托公司正告别“伪创新”,逐渐走向回归本源的转型创新之路,资产证券化、消费金融、家族信托、慈善信托等成为信托公司积极探索的领域。记者了解到,一些创新业务突出的信托公司,都有适合自己业务发展的一套机制,如“举手制”、弹性激励机制、容错试错机制、创新业务绿色通道、前中后台协同机制等。

    严监管下告别“伪创新”

    在我国金融分业经营的总体环境下,信托公司业务范围最为全面,可同时涉足资本市场、货币市场和实业市场三大领域;交易工具最为广泛,可自由提供债权、股权和金融产品交易服务,具有“全能性”的特点。

    凭借这些制度优势,从2006年到2017年的十多年间,信托行业的资产规模从3617亿元增长到26.15万亿元。业内人士指出,伴随着爆发式的增长,信托业也一度被诟病为“坏孩子”,这与信托业一些以监管套利为目的的交易模式、结构的“伪创新”有很大的关系。

    银保监会信托监督管理部原主任邓智毅此前表示,当初我国信托业恢复的初衷,是将之作为一种融资工具,筹集发展建设所需资金。但时间一长,部分信托公司却迷失其中不能自拔,本源业务长期不振,整个信托业一直未能形成稳定的核心业务,只是利用制度灵活性,盲目跟风经济热点,不断游移主业,在夹缝中谋求发展空间,成为有牌照的“正规游击队”。

    邓智毅称,近年来,在金融机构套利需求兴起的背景下,信托业更因其制度的灵活性而成为监管套利的重要手段。特别是银行等金融机构利用信托公司做通道,进行监管套利的业务大幅增长,成为支撑信托资产增长的主要动力,使整个信托业的发展呈“虚胖”特征。脱离了信托的制度优势和本源价值盲目发展,不仅使信托公司管理资产能力和金融服务水平一直难以提高,还使信托公司加速丧失了核心竞争力,未来发展空间将难以拓展。

    业内人士表示,信托行业习惯于依赖传统业务路径的风控能力,缺少多元化投资经验历史积淀,在“去通道化”来临时,现有的业务模式弱化了信托公司主动管理业务能力创造,转型能力弱、自身定位困惑,核心竞争力培育困难。去年以来,《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投融资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等一系列政策的出台以及资管新规打破刚兑、约束杠杆、禁止资金池、消除嵌套、抑制通道等一系列要求,极大地推动了信托公司的转型发展。

    回归本源开启“真创新”

    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受托资产规模为25.61万亿元,为近两年来首次负增长。这负增长的背后是通道、类信贷业务规模的大幅下降,随之而来的是主动管理业务和创新业务的不断增长。

    2017年68家信托公司的年报中,披露创新业务成果的有45家。在信托公司去年的创新业务与特色成果中,主要集中在资产证券化、消费金融、家族信托、慈善信托、产业基金、PPP项目等方面。其中,资产证券化、家族信托、消费金融和慈善信托成为集中探索的领域。

    例如,中信信托通过资金清结算服务信托体系,打造商品通全球工业原料服务平台,为客户提供了资金委托、资金支付、资金管理等综合服务,这是服务信托在工业品领域的首个场景应用创新。资金清结算服务信托以《信托法》为法理基础,以委托人-受托人-受益人三者实现所有权、管理权和受益权三权分离的信托关系为法律逻辑,以信托的破产隔离机制为法律保障,是对信托本源业务的挖掘应用。

    从信托行业集中探索的创新领域和以上的创新案例不难看出,信托业已经开启了回归本源的“真创新”。国通信托创新研究部张刚表示,信托制度最大的优势是信托财产的所有权、管理权、受益权相分离的特征,决定了信托具有破产隔离、合法节税、保证受益人利益等功能优势。业内人士指出,信托本源就是一种集财产转移功能与财产管理功能于一身的财产制度安排,未来信托的转型创新应紧紧围绕这一本源。

    邓智毅认为,要鼓励信托公司围绕信托本源价值创新,在当前财富传承、企业年金、薪酬管理、员工持股、慈善事业等方面市场需求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充分发挥信托关系独有的制度优势,打造专属领域。

    源头活水激励创新

    当然,创新不是凭空想象,做好创新业务需要公司体制的支持、考核激励机制的保障以及公司文化的激励。

    行业龙头中信信托就是其中的代表,中信信托副总经理刘寅说:“创新有时候是有成本的,会犯错的,是冒险的。幸运的是中信信托一直很稳定,不管是人员、还是业绩,都保持一种稳步增长的态势。这其中最宝贵的就是中信信托独特的体制和机制。”

    中信信托相关负责人介绍,中信信托在中信集团第一个引入市场机制,并且搞得很活,作为国企,中信信托不是按资排辈,而是在公司内部采取“举手制”,举手制是一个“绿色通道”,如果某个员工能力强,资源丰富,可以单独成立团队。“举手制”需要一定的管理艺术,才能使大家不是简单的分家,而是互相成长。随着越来越多的业务团队成立,经过实践当中与市场的磨合,每个业务团队都会形成自己的业务特色,慢慢形成自然的分化。

    “现在创新业务没有传统业务那么挣钱,这的确是个事实,比如做一单ABS或者CMBS业务,看着规模挺大,其收益率基本上0.05%-0.08%左右。”张刚指出,支撑创新的正是公司的制度和考核激励机制。

    作为中型信托公司的代表,国通信托近年来积极拓展和推动业务创新,并在制度上给予了大力的支持。一是优化考核激励机制,实行灵活动态的双重考核制度;二是进一步强化顶层设计,从战略引导、人才开发、体制转换、机制优化、任务分解、创新引领、风控转型、教育培训、支持保障等方面入手,积极推动创新;三是建立有效的常态化的创新业务培训制度。除内训外,安排多次中高层人员参加中国信托业协会等机构的交流培训,鼓励员工积极参与行业交流和研讨,以拓展视野、创新思路;四是开辟创新业务的绿色通道。针对创新业务对时效性的要求,在调研、评审等环节给予绿色通道,尽可能的减少中间环节,提升项目效率。五是构建前中后台的协同机制。强化前中后台“一体化”意识,协力推动创新业务有效突破。

    创新存在着不确定性,有可能走弯路。中信信托有一套容错试错的考核与激励机制,刘寅表示:“公司目前是两手抓,一方面强化传统优势业务,另一方面提升传统业务能力,用传统业务的利润去弥补创新业务,给创新业务一定的容忍度和培养时间。如果创新项目因为市场行情或创新的交易结构等客观因素出现风险,全部由公司来承担。”

    此外,中信信托还有超出同业的薪酬与一整套激励机制,创新业务会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成本,公司在创新业务上实行差异化考核,激励机制也相对弹性。同时,公司并不强制要求创新,而是鼓励业务人员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如果有兴趣,或者有新的市场机遇和新的客户需求的情况下去开拓,超额利润也会额外奖励。

    在考核激励机制上,国通信托通过制定和优化创新业务考核制度、激励制度,给予创新类业务更大的空间。首先,在创新机制上,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屡败屡战;其次,奖罚不并重,鼓励业务部门创新。针对创新类业务在业务考核时,给予加分不减分,以表彰为主;第三,绩效奖励实行例外原则,针对创新业务不以经济效益为唯一的衡量标准,不以成败论英雄;第四,物质奖励和精神奖励并重。

    除了体制机制的保障,公司文化对创新的激励也不可小觑。刘寅指出,创新有为、务实高效、做到极致是中信信托企业文化的灵魂。公司只有人稳定、思路稳定,才好做长期打算。

    “从信托公司来讲,信托公司股东背景、经营方式都略有不同,转型方式还是一个公司一条路,要根据自身的资源禀赋,形成自己的差异化发展之路。”刘寅说。

    “要鼓励信托公司围绕自身资源禀赋优势创新,选择适合自己深耕的业务领域,积极创新业务品种,逐渐培育自身竞争力,培育不可替代的比较优势,在市场上牢牢占据一席之地。”邓智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