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探讨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中国经济发展金融体系需要进一步改革开放

来源:金融时报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 ×

  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中国经济路在何方?金融体系又需扮演怎样的角色?在日前召开的“2018中国银行保险业国际高峰论坛”上,与会专家就此展开了讨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表示,中美贸易摩擦目前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是很大,但未来仍需要关注几个问题。“一是2018年下半年经济增长会有所恢复,资本市场回稳。二是资本外流有可能加剧,但我认为我们是有能力控制的。三是汇率走势。需要强调的是,汇率应该由市场来决定。”余永定说。

  面对贸易摩擦,最重要的问题是下一步中国经济如何发展。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中国过去40年经济发展成功的两条经验其实就是改革和开放。改革就是往市场化的方向走,开放就是融入世界经济发展潮流。所以从这两个角度来说,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最好的办法还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对于过去40年的金融改革,黄益平表示,对比40年前,今天的中国金融体系无论是机构还是市场规模都是相当可观的。但金融体系同时也面临一些短板,首先是不同于过去的金融需求与金融体系的匹配,现在开始变得有问题。例如,对于家庭部门来说,未来一个很重要的挑战就是要获得更多的资产性收入,但现在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老百姓有很多金融资源没有地方安放、没有很多的资产可供投资。从企业部门来说,过去中国的经济增长主要是制造业粗放式的要素投入型驱动的增长,但未来更多是要靠创新和产业升级。在这个时候对金融服务的要求就不太一样,对风险的处置能力要提高、承受能力要提高,对信用的评估方式要改变。未来支持中国经济增长的企业很可能是小规模企业、初创企业和服务型企业,这些大多是轻资产企业。原来银行关注这些企业财务数据、抵押资产的传统做法可能需要做一些改变。

  “今天全国市值排行前10的公司全部都是基于风险投资、天使投资、私募股权投资发展起来的。我们发现中国的公司在国外上市时,当年的投资者都用美元投资的。”全国社保基金前副理事长王忠民表示,如果一个国家要发展新动能、新产业、新产品、新业态,金融体系中也需要形成有效的风险投资体系和市场逻辑。

  过去以及目前中国的金融体系都是以银行为主,黄益平表示,未来很长时间可能也还是以银行为主,但是资本市场也许可以发挥更多、更大的作用,这也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说的“发展多层次的资本市场”的含义。

  金融无非是配置时空条件下的社会资源。王忠民强调,如果金融市场不发达,金融市场是断裂的、非市场化的,那么在资源配置效率方面已经落后。“我们要做的是奋起直追,让我们的金融和市场化的逻辑相一致,只有这样,才可以有效配置资源,长期效率才可以提升。”

  在谈到市场机制问题时,黄益平强调,要理清政府和市场的边界,在资源配置当中要尽可能地减少政府干预,让市场机制发挥更大的作用。也就是让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的配置当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例如,当前要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就要考虑按照市场规律办事,要更多地让市场机制发挥作用,以行政手段强制性地压低企业融资成本,效果可能会适得其反。

  黄益平还谈到了金融监管体系问题。他表示,过去40年,中国金融稳定的两大支撑要素是经济高速增长和政府担保、政府兜底。而这两条现在看很难持续,未来需要更多市场化的监管。因此,仍需要改革监管框架以保证金融市场公平、有效地运行,最关键的是要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东方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网对文本内容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供参考,并请自行承诺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