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咨询

光大保德信董伟炜:如何平衡成长股的收益和波动

2019年11月01日 17:42:58 

  •   导读:我们都知道成长股选手大多有一个特征:波动率比较高。这和成长股本身的不确定性和爆发力有关。大部分成长股选手都选择忽视波动率,抓取中长期的收益率。

      不过光大保德信的基金经理董伟炜和大部分成长股选手不同,在和我们访谈的过程中,他不断强调产品的波动率。作为自己基金的持有人,他非常清楚产品精准的波动率极大影响着持有人的体验。他通过自己的增强GARP策略,将成长曲线和生命周期叠加到传统GARP模型,并且通过应对性的交易方式和风控,来平滑产品波动率。

      在投资中董伟炜最看重的是胜率而非赔率,这一点也和大部分成长风格基金经理不同。董伟炜认为绝大多数情况下,胜率和赔率不可兼得,高胜率会带来长期可持续的超额收益。相反,低胜率和高赔率结合的投资,长期看类似于买彩票,并不是他所偏好的。

      最后,我们认为董伟炜属于有一定交易能力的成长股选手。交易带来的超额收益并非短期的择时,而是通过一部分仓位兑现收益,做公司的大波段来增厚收益。董伟炜管理的光大行业轮动今年以来收益率排名前2%(数据来源:银河,数据截至2019/10/11),而波动率并不高,是攻守兼备的成长股选手。以下是我们的访谈全文:

      增强GARP策略

      1. 朱昂:能否说说你的投资框架?

      董伟炜:我的投资框架叫GARP增强策略。GARP策略就是Growth At Reasonable Price,传统的GARP策略有三个特征。第一,用合理或者低估价格买入稳定成长,一般买入价格在1倍的PEG以下。第二,传统GARP策略在价值和成长中寻找一种平衡,更多偏好稳定成长而不是高速成长。第三,这个策略强调的是复合收益率概念。

      传统GARP策略的问题是,过度看重成长的稳定性,往往会错过景气度向上,高速增长的企业。我的增强GARP策略,会在成长方面赋予更高权重,以景气赛道为核心出发点。同时,在复合策略里面迭代了成长曲线概念。

      我会选择成长曲线加速形态的。在应用过程中,这里面区分成战略性加速,也就是年度级别加速;还是战术加速,季度级别加速。

      成长曲线的叠加,是我对传统GARP策略比较大的优化,也构成了我目前的这一套方法。

      2. 朱昂:你觉得叠加企业的成长曲线,如何优化传统的GARP策略?

      董伟炜:过去一年多的时间,我一直在运用这套增强GARP策略,效果是比较好的。在中国当前的宏观背景下,经济总量层面的弹性不是很大。要真正抓到完美曲线,机会不是特别多。当你发现的时候,股票价格已经有相当层面的反映了。

      我通过叠加企业的成长曲线,去找到这个公司业绩加速的那一段,并且获得超额收益。市场作为一个整体,对于企业的业绩变化往往是线性外推,对股票预期的调整是比较缓慢的。

      通过深入的基本面研究,及时发现一个企业成长曲线比较确定的情况下,选择符合我条件的公司。在一个公司进入业绩增长加速形态的中前期介入,能获得比较明显的超额收益。

      当然,对于公司成长曲线的识别并不是操作的最后一步,我还需要去测算这个公司的市值空间。历史上我们看到一些短期业绩爆发的公司,但他们的市值空间不大,这时候短期即使业绩增长加速,也很难长期带来超额回报。

      市值空间是基于公司未来2-3年进入稳定成长期后,能给予多少的合理估值。如果没有太大吸引力,我就会放弃。

      总结来说,这个方法分为两个核心步骤。第一,寻找高速成长的行业和公司,特别是增长曲线加速的;第二步,对公司的估值和市值空间进行计算,并且对公司的质地进行分析。

      3. 朱昂:相比于传统的GARP策略,你的策略更加偏向高速成长多一些,但我看到你组合中公司的梯队还是比较丰富,有比较好的层次感,这是什么原因呢?

      董伟炜:这是一个赔率和胜率的问题。高赔率加高胜率是可遇不可求的,这种机会一年能抓到几个就非常不错了。我举个例子,在我二季报的前十大重仓中,可以看到当时持有沪电股份。沪电股份当时有几个特点符合我的策略:5G投资带来的PCB行业快速增长,18年投产的更先进生产线开始运转,产能利用率又在提升。几个因素一叠加,符合我框架成长曲线加速的公司,而且属于较稀缺的赔率和胜率共振的公司。

      退而求其次,我会寻找胜率高的公司,赔率不一定高。通常来说,高胜率的公司赔率不一定高,能带来比较平稳的收益。这个出发点的核心是考虑持有人体验,能给他们更稳定的收益曲线。

      我不太偏好赔率高,胜率很低的品种。赌一个小概率事件,但是发生了能给你很大的回报。这种行为就好像买彩票。

      重视波动率的控制

      4. 朱昂:前面你提到了持有人体验,我发现在偏向成长股风格选手中,你的波动率是比较低的。如何做到更低的波动获得了比较好的收益率?

      董伟炜:持有人体验一直是我很看重的,我也买自己管理的基金,很清楚的知道作为一个基金持有人是一种什么体验。我们假设两个基金一年的收益率相同,但前者有11个月净值上涨,一个月净值下跌;后者有11个月净值下跌,最后一个月净值上涨。对于持有人来说,毫无疑问是前者的体验好得多。

      我对于控制波动率非常重视,背后最重要的原因是低波动会大幅提高持有人体验。那么如何控制波动率呢?我会做一些应对性的择时。我的择时不是提前预判,而是当发生一些事件的时候,我做一些动作。

      比如说今年前三个月市场表现很好,大家也很亢奋。但是当时出来的货币政策报告中,定调上打消了进一步宽松的预期。这时候我就降低了仓位,规避了比较大的阶段性回撤风险。市场的反射弧是渐进式,我们通过做应对性择时,能取得不错的胜率。

      5. 朱昂:成长股天然的波动率比较大,你认为除了应对性择时外,你还有什么方法来控制波动吗?

      董伟炜:成长股的特点就是波动比较大,有时候股价会快速上涨,有时候也会快速回落。从Beta的属性看,高速成长公司的Beta是大于1的,所以我还会在操作上进行一些平衡。对于短期快速上涨的股票,我或会进行一部分的减仓,等公司回落到一定位置再加回来。

      在我的组合中,有时候你会看到某些季度的前十大重仓,到下个季度会有一些变化。有时其实并非我卖掉了这些股票,而是因为股价阶段性快速上涨后,我会兑现一部分收益。通过一部分的交易,来平滑组合整体的波动率。

      6. 朱昂:能否说说你会在什么情况下卖出股票?

      董伟炜:我的组合是动态调整,不断优化组合的性价比。我卖出股票会有三种情况:第一,公司到了我的目标价。第二,公司成长曲线没有那么陡峭了,成长曲线系统性下移的时候。第三,市场本身风险比较大的时候,进行系统性降低仓位。

      核心还是回到前面说的,打造风险收益比的稳定性。我的特点是组合承担风险会比传统成长风格要低一些,回撤控制也会更好一些。

      我前面说过,投资组合中分战术性品种和战略性品种。战术性品种阶段性兑现,我可能就会卖掉。战略性品种看两三年业绩增长的景气度,如果基本面发生变化或者达到市值空间就会卖出。

      超额收益来源于产业趋势的景气度

      7. 朱昂:你认为自己投资中超额收益的源头是什么?

      董伟炜:业绩持续超预期,是超额收益很稳定的变量。换手率在我的投资框架中是中性的。我认为换手率的本质是带来更好的风险调整后收益,不应该单独去看一个基金经理换手率的高低。投资策略的稳定是关键,而不一定是换手率的稳定。

      我投资理念是:合理估值+基本面趋势。这个趋势是基本面的产业趋势,寻找产业趋势向上的行业和公司。当然,基金经理在判断中也会犯错,胜率并不是100%的。

      所以我完善了投资体系中的风控系统,如何进行纠错。风控体系分为主动风控和被动风控。主动风控就是,当你的重仓股出现基本面问题时,你需要把这个股票卖掉。比如说,重仓股业绩低于预期了,可能就需要卖掉。

      我完善的主要是被动风控这部分。有时候我们买了一个股票之后,表现不符合我的预期,但基本面也没有发现问题。这时候我会设置一个基于时间和空间的止损机制。如果股票长时间下跌,而且又没有市场本身的因素,那么到了某个位置,我就会有止损的动作。

      有时候仓位会“蒙蔽我们的双眼”,让我们看不到真相。同时,我要降低自己犯错的成本。通过被动止损的风控,将错误的损失控制在比较小的范围。

      8. 朱昂:我发现你投资组合的行业比较分散,并没有集中在某些行业,而是通过不同行业中的选股能力得到超额收益。那么你如何平衡深度和广度,那么多股票如何都能有深度的理解?

      董伟炜:我是2010年入行做研究员的,当时看的是电力设备、公用事业和环保。当时的电力设备属于成长性行业,公用事业属于防御性行业,所以对于成长性和防御性资产都有一定理解。

      我自己对宏观策略也比较感兴趣,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结合找到景气度向上,盈利增速相对有优势的行业和公司。

      比如2013到2015年创业板牛市,很大部分也有自上而下的原因。当时移动互联网加速渗透,这一批创业板公司的盈利增速远远好于主板企业。后面2016年开始为什么主板企业又表现更好,因为供给侧改革带来他们的景气度向上。

      我是在全市场中寻找景气度向上的方向。在个股覆盖上,我也会借助光大保德信内部分析师的推荐。这也是平台型基金公司的价值所在。强大的内部研究体系,能提高我对公司判断上的胜率。

      还有一方面是寻找一些长期有规律的特征,也能提高对于个股覆盖的效率。举一个例子,我们最近内部做了一个研究,将过去10年所有公司的累计涨幅除以他们的最大回撤。我们发现两个有意思的特征:1)这一批公司的平均ROE在20%左右,大部分来自医药和消费类企业;2)绝大多数的公司都是各个行业的龙头公司。

      所以在投资上通过有效率的取舍,来提高我们覆盖公司的成功率。

      9. 朱昂:未来你看好哪些方向?

      董伟炜:长期看好科技创新为代表的新兴产业,5G应用产业链是较确定的景气大方向。这种高景气度会从硬件扩散到行业应用。此外,国产化率提升和医疗服务也是比较确定的景气方向。未来10年创新成长这个方向会表现比较好。从市值占比角度看,美国股市市值最大的就是科技股,而在A股科技企业市值占比还很低。

      当然在个股选择上,我不会去买ROE水平很低的公司,会选取那些盈利指标、商业模式、现金流比较好的企业。找出真正的科技创新公司。

      从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看,未来大的方向是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量发展,总量周期会比较弱,未来组合可能对周期类的公司也会非常谨慎。

      10. 朱昂:最后说说你正在发行的新产品吧?

      董伟炜:我最近在发一个新产品:光大景气先锋。这个产品的股票仓位在35%到80%之间,属于平衡类基金。相比绝大多数偏股类产品,这个产品的风险特征定位更小一些。

      为什么现在要发这个产品,背后也是看好以科技为代表的成长股,未来处于比较长的行业高景气增长。我们也努力通过选择优质的标的,给投资者带来比较好的风险收益比。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东方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网对文本内容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供参考,并请自行承诺全部责任。

    众邦银行

    固定存款利率:

    4.10%

    当日利息100元起存 T+0随存随取

    新网银行

    秒速贷款:

    最高50万

    3分钟快速授信 日息最低万三

    银行
    专题策划
    个人贷款
    农业银行
    交通银行
    基金
    基金学校
    基金宏观
    基金要闻
    基金评论
    房产
    出让公告
    国土资源
    图说房产
    征地公告
    股票
    上市公司
    大盘分析
    每日聚焦
    环球股市
    期货
    交易策略
    农副产品
    品种研究
    投资对话
    区块链
    东方行研
    新闻资讯
    沙龙活动
    白皮书
    保险
    保险要闻
    公司新闻
    投保指南
    监管动态
    广告合作:411261878
    电子邮箱:moneyeastday@sina.com
    东方网理财手机站:

    本站郑重承诺: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投资有风险,选择需谨慎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1.B2-20050088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5广告经营许可证:3100003000089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7180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沪)字00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406号 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00307Q10176R1SBS17799信息安全管理体系认证:00307I10001R0S